电话:0738-8220987

产品展示

楼梯间“锤头恶魔”一审判死缓(组图)

2021-06-26 14:37

  本报讯(记者李钢通讯员穗法宣) 昨天上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及白云、海珠、越秀和天河等区法院召开“广州市法院打击两抢犯罪案件专项宣判会”。一批抢劫案的案犯在昨天接受了判决。

  其中,冒充警察抢劫车主并杀人的黎伟忠和陈绍明、用锤子敲击8名女性实施抢劫的何少雄等案犯均在此次宣判大会中获刑。

  此次宣判会集中宣判了6件“两抢”案件,对胡厚星等11名被告人进行了一审宣判,其中,对四名被告一审判处死刑;一名被告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对两名被告一审判决无期徒刑;其余被告判处有期徒刑。

  除此之外,广州中院还依法对黎伟忠、陈绍明抢劫案等另外5起抢劫犯罪进行了一审宣判,被告人黎伟忠被依法判处死刑,陈绍明等5名被告被判处死缓,另有1名被告人被判处无期徒刑。

  根据市中级人民法院统计,2005年“两抢”案件中,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罪犯共1110人,重刑率为14.9%;2006年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罪犯共1557人,重刑率为22%;2007年1~9月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罪犯共1048人,重刑率为26.93%。

  2004年至2006年间,广州市海珠、越秀两区连续发生8起锤头抢劫案,而且均为一人所为,所有的受害者都为女性。在昨天的宣判大会上,这名让人发指的锤头抢劫犯何少雄,也受到了法律的严惩,被法院判决犯抢劫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据控,何少雄在越秀区、乐橙,海珠区实施抢劫8次,致4人重伤、2人轻伤、3人轻微伤,劫得财物共计人民币21425元、澳币220元。

  昨日宣判后,记者走访了曾遭何少雄毒手的两名受害者,家住海珠区的伍小姐的母亲和受害者中年纪最大的麦女士均认为“判刑轻了”。

  时间:2004年1月19日20时30分许//地点:越秀区山河后街93号二楼至三楼的楼梯间处//受害人:苏某某,轻伤。

  时间:2004年9月25日18时许//地点:越秀区濠畔街74号二楼至三楼的楼梯间处//受害人:缪某某,轻伤。

  时间:2006年6月19日11时50分许//地点:海珠区翠怡一街13号二楼的楼梯间处//受害人:曾某某,重伤。

  时间:2006年8月10日19时许//地点:海珠区雅墩街29号三楼的楼梯间处//受害人:卢某某,重伤。

  时间:2006年8月20日17时许//地点:海珠区宝岗路汾阳里1号之一的二楼至三楼的楼梯间处//受害人:麦某某,重伤。

  时间:2006年9月17日18时许//地点:海珠区工业大道中305号一楼至二楼的楼梯间处//受害人:伍某某,重伤。

  时间:2006年11月19日11时30分许//地点:海珠区新港西路38号之四一楼至二楼的楼梯间处//受害人:陈某某,轻伤。

  时间:2006年12月2日19时许//地点:海珠区江南西路33号一楼处//受害人:伍某某,轻伤。

  家住海珠区工业大道的伍小姐在遭遇敲头事件后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虽然她家住二楼,但只要上楼梯时,见到有人从楼上下来,伍小姐就会一口气跑到小区外一间工厂的门卫处躲藏。去年9月17日下午6时,何少雄就是在她家的楼梯间对她施下毒手。

  “当时我在家里听到了呼救声,跑到楼梯一看,一个女孩子浑身是血,头发披在了脸上,根本认不出是谁。”伍小姐的父亲伍先生这样告诉记者,“直到她发出了一声微弱的救命,我才发现这竟然是我的女儿。”

  当时伍小姐的头骨多处被砸碎,治疗后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我的女儿现在在天河区的一间设计公司工作,用脑强度很大,现在用动脑一多,就会头痛,无法工作。”伍小姐的母亲符女士这样表示。对于何少雄被判死缓,符女士一家都表示认为判轻了。

  记者发现,虽然事发一年有余,伍小姐所住的小区仍处于当时的开放状态,昏暗的灯光、漆黑的楼梯间,甚至小区的门口也一直没有请值班员。据何少雄庭审时交代,他每天无所事事,就到处寻找这种开放式的小区伺机作案。在对伍小姐下手之前,何少雄已经踩点两次,对小区的情况了如指掌。

  住在海珠区江南西的麦女士是受害者中年纪最大的,遭遇锤击后,她的神经受损严重,右腿三大关节都失去了功能,前后住院5次,仅医药费就花了十几万元。迄今,还在请医生做推拿治疗。她遭遇毒手时根本不知道是被人锤击,昏迷4天后醒来时,还认为是自己走楼梯时突然晕倒才摔伤的。当在法庭上听到何少雄说就是要下重手夺人性命的时候,麦女士很气愤,认为这人已经完全丧失了人性。“我认为判刑过轻,我已经委托律师提出抗诉了。”

  昨日同时对6件“两抢”案件、对胡厚星等11名被告人进行了一审宣判。其中,对4名被告一审判处死刑;1名被告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